新型冠状病毒在短短1个月已蔓延至四大洲,传播速度之快超过SARS,遏制它的希望变得渺茫了。WHO紧急事件负责人、流行病学家麦克·瑞安博士认为:隔离和暂停旅行仍有可能阻止全球疫情爆发,随后根除这种病原体永远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2003年抗击SARS疫情就是这种结局。然而业界人士认为这种乐观结果越来越不可能了。香港大学科学家在《柳叶刀》发表的论文说“由于大量无症状病例存在,包括中国和全球主要城市区域性疫情爆发不可避免了。”科学家们就此提出一个假想:新型冠状病毒在人群中长期流行的话,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毫无疑问,首先将对公共卫生政策产生巨大冲击!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卫生安全中心传染病专家阿达尔贾博士认为“现在探讨这个问题目的是未雨绸缪。众所周知呼吸道病毒很难控制,目前的疫情有可能以大流行方式持续下去。”

以此为前提,业界专家预想了两种可能性,会产生完全不同的结局。值得您关注和思考。

可能性之一:只是另一种冠状病毒

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家史蒂夫·莫尔斯教授认为”新型冠状病毒将跻身于目前人群中广泛传播的四种冠状病毒之一,成为第五种人群冠状病毒流行病。与季节性流感相比,冠状病毒太普通了,很容易被忽视。

除了在医疗和病毒学专业领域,其他四种冠状病毒并不为人们所熟知,但由那四种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却是冬春季节性呼吸道疾病的“常客”。

其中两种冠状病毒为OC43229E,在20世纪60年代被发现,已经分别在牛和蝙蝠体内传播了几个世纪。

另外两种冠状病毒是HKU1NL63,是在2003-2004年SARS疫情爆发后被发现的,也是在许多动物和家禽中传播了许久。

在科学家注意到它们之前,无法求证在人体存在了多久。它们很可能在病毒学时代之前就已经从动物传播给人类了,也不清楚这种最初跨种系转移是否引发过广泛的人类疾病。

OC43229E比其他流行性冠状病毒分布更常见,尤其是在儿童和老年人群体中。据估计1/4的季节性流感是由这四种病毒之一所引发的。

圣犹达儿童研究医院流感专家理查德·韦伯教授指出“大多数情况下它们引起普通感冒类型症状,如果新型冠状病毒根深蒂固且无法清除,这是目前最可能的结局。”

这四种已知冠状病毒,特别是HKU1均导致急重症肺炎,进而引起死亡。遗憾的是科学家对HKU1冠状病毒的流行或毒力尚未充分评估。

在对OC43229E病毒为数不多的密切观察中,研究人员测量了在纽约州罗切斯特四个冬季(1999-2003年)的人群感染率状况。研究人员收集了398例确诊冠状病毒感染病例(4位患者同时感染了OC43229E)。感染率从健康老人的0.5%到健康年轻人的15%之间(“健康”意味着个体没有相关病毒感染症状)。最高的人群感染率出现在2000-2001年冬季,原因未知。这表明冠状病毒感染率仍是不可预测的,很像季节性流感,预后也十分相似:一些患者是重症或轻症,多数人属于无症状感染。

常见临床症状包括:持续约10天流鼻涕、咳嗽和粘膜充血或不伴有发烧。总之,35%的229E感染者和18%的OC43感染者无明显症状(无明显症状的意思是没有呼吸道症状,而且相当普遍)。

值得关注的是,如果一种冠状病毒经常感染较多人群,就会有很多商业动机来开发一种疫苗以及抗病毒药品的研发。就看谁能抓住抓准机遇!

遗憾的是,第五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出现意味着更多呼吸道疾病和较高致死率。研究人员根据目前疫情数据推测:“新型冠状病毒很可能成为第五种区域性传染疾病或全球大流行。”

可能性之二、像季节流感一样反复发作

韦伯教授指出“季节性”反映了病毒无法忍受高温和高湿条件,它们更喜欢冬春季凉爽和干燥的环境。这也是普通流感和四种冠状病毒疾病在温暖潮湿的月份不再流行的客观原因之一。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也遵循如此规律,那么目前的防控措施加上夏季到来,疫情自然会得到“控制或消失”

但是如果像普通流感病毒一样,这就意味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不那么容易消失匿迹了。

到目前为止,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确诊病例和死亡数字表明,这种新型病毒的致死率约为2%。可以肯定这是过高估计,因为无症状或轻症患者并未计算在内。

即便致死率是2%,也是低于SARS感染的10%致死率,远远低于MERS的37%。

从另一角度看,每年在美国就有数万人死于季节性流感。但是季节性流感导致死亡人数不到0.1%。1917年全球大爆发“西班牙流感”导致了2.5%的患者死亡。

哥伦比亚大学的莫尔斯教授认为有一种可能情形是:“我们将经历一场全球大流行,然后平息下来演变成为一种季节性呼吸道感染疾病”。

新型病毒造成的死亡人数取决于感染了多少人以及病毒的毒力大小。毒力是病毒的遗传特性。

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生物学家迈克尔·法赞博士指出“新型冠状病毒是由一个RNA序列组成,携带这类基因组的病原体变异是“出了名的快!

2005年,法赞博士曾参加一个研究项目,鉴定了SARS病毒进入人体细胞的S蛋白结构,发现SARS病毒有一个分子校正系统降低它的突变率。这种新型病毒与SARS病毒在基因组序列上的相似性表明它也可能存在一个分子校正系统。

法赞博士指出这种分子校正系统使得病毒突变率大大低于流感病毒和HIV病毒。这意味着病毒以某种灾难性方式进化的可能性不大,比如说病毒变得更加致命性

爱丁堡大学生物学家安德鲁·兰博博士更加肯定认为"新型冠状病毒不会再发生变异,改变病毒功能。这是他分析了几十例病人的病毒基因组得出的结论。他认为新型病毒已具有很强传染性,它不需要再突变进化了”。

任何一种区域性冠状病毒进化,包括季节性爆发的冠状病毒,都会朝着毒性较小的方向发展。在进一步传播前,病毒不想干掉“传播者”。

如果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变得像季节性流感,可预见其毒性会缓慢减弱。死亡或隔离的人无法继续传播感染其他人或许这是最好的终曲!

再来看看人体免疫功能

韦伯教授指出:季节性流感冠状病毒的致死率取决于患者免疫功能,也是不确定因素。

感染四种冠状病毒所产生的免疫力比流感持续时间更长,遗憾的是不会获得永久性免疫。与呼吸道合胞体病毒一样,对冠状病毒的免疫力会逐渐减弱。

北卡罗莱纳大学全球公共卫生学院冠状病毒专家蒂姆·萨哈教授指出“每个人在成年时对某种冠状病毒都有一定免疫力。但免疫力不是永久性,老年人还会再次被感染。

此外,老年人和有基础疾病史的患者死于SARS和MERS等冠状病毒感染的几率更高,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似乎也符合这一规律。

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专家苏珊·克莱恩博士认为人一生中可反复感染这四种冠状病毒,而且没有持久免疫力,但随后的感染通常表现得比较温和。

引起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非常不同,一种感染不会产生对另一种病毒的免疫力。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具有高度同源性。克莱恩博士推测"当年SARS感染幸存者可能对这种新型病毒有一定免疫力"但愿能找出这样的“幸运者”

业界专家推论有多少人在新型冠状病毒下一轮中可能感染生病,取决于第一次有多少人被感染。

这一数字肯定高于2万已经确诊的病例!因为无症状或轻症患者被卫生检测系统“遗漏”了。

最后,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专家埃德富博士认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症状“比普通感冒严重”,比“SARS”轻。能与之相提并论的病毒性感染疾病可能就是“季节性流感”。

病毒在地球存在的意义:病毒学专家说:病毒是为了维护地球生态平衡而生,达到进化人类的伟大作用,病毒在进化的同时人类科学技术自身免疫系统也在进化,

首先,病毒在生命进化中起到重要作用.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学说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生命进化的理论,病毒感染对于生命来说就是一种选择压力.适者生存,在病毒面前弱不禁风的个体会被淘汰掉,病毒是生物进化的强大驱动力,它们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什么能存活什么能灭亡.在现代测序技术的发展下,人类基因组已经得到破译,在人类的基因组中发现了病毒的基因存在,甚至一些具有重要功能的基因可能最初就是来源于病毒,这些证据说明,病毒在生命进化过程中,也能起到正向的作用.其次,病毒在免疫系统的进化中起到重要作用.在病毒的海洋中,人类能够生存主要是因为我们拥有一个完善的防卫系统来监视和清除病毒等病原体,如果这个系统出现问题,人体就会变得弱不禁风,这个防卫系统就是免疫系统.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感染人体后会破坏免疫系统,在免疫系统崩溃后任何一个普通的感染对人体来说都是致命的,艾滋病的危险性不在于HIV本身,而是感染HIV后的各种机会性感染所带来的并发症.在生命起源初期是没有完善的免疫系统的,免疫系统的进化是整个生命系统进化的重要基础,而免疫系统的进化则是在病毒等各种病原体的刺激下完成的.最后,病毒是食物链的重要参与者和支撑者.比如说,在浩瀚的海洋中,病毒的数量大得惊人,一杯海水(大约半升)中大约含有10万个种类约300亿个病毒,病毒每天会杀死海洋中20%的生命物质,释放其内容物供其它生命体利用,如果海洋中没有病毒,物质循环中就缺失了一个重要的链条,许多生命将难以得到生长繁衍的机会.

如果您乐观地认为这就是一种新的“季节性流感”,也并非毫无科学依据。但愿如此吧!

文章来源网络,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总编辑:博爱国际 网站助理:胡恒星




2020年02月07日

徐州市委市政府未雨绸缪 市长庄兆林检查调度徐州应急病房建设
武汉社区网格员送菜上门:有一种爱叫做“不见面”

上一篇

下一篇

病毒在地球存在的意义 如果疫情得不到控制,科学家们设想了两种情形

全部评论()

  网 友 评 论

  C C 牛 论

文明上网 理性发言 请遵守

 《太阳头条》

    官方推荐

 太阳头条引领世界爱情潮流

Powered by CloudDream